服务员带着许夏和蒋栀子到包间后离开,蒋栀子推门入,偌大的圆桌上已经点了满满一桌的菜,看起来每道菜都不便宜。

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男人坐在正对门口的位置,身边那人穿着破旧带补丁的衣服,蒋栀子在见到他的第一眼就倒吸一口凉气。

那一瞬间他仿佛幻视到了老年的许夏。

宋辉在看到许夏的一瞬眼睛亮了亮站起身,另一个年轻人一动不动看起来应该就是私家侦探。

“你是许夏吧。”那人冲许夏笑笑:“我叫韩桑,是你爸爸请来的私家侦探。”

许夏脸色铁青,蒋栀子淡定上前一步把许夏挡在身后,“没时间跟你拐弯抹角,要什么直接说。“”

“我就喜欢跟爽快人打交道。”韩桑拍拍手,伸手指着座位,“先坐。”

蒋栀子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拉着许夏坐下,宋辉直勾勾看着许夏,许夏拧眉不肯看那个几乎不做什么亲子鉴定就能确定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是父子关系的人。

宋辉眼里蓄着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儿子,我终于找到你了。”

“这位大爷,八字没一撇呢,别瞎认亲。”蒋栀子压下许夏攥成拳头的手。

“任谁见到这二位,都不会怀疑他们的父子关系吧。”韩桑端起桌上的酒不等蒋栀子张嘴又说道:“匠星集团董事长喜提绿帽,知名导演许夏竟是新繁传媒董事长的私生子?”他哈哈大笑,“哈哈哈不知这新闻标题发出去,许导会有多红。”

蒋栀子咬咬牙,恨不得当场给他一脚,身后许夏异常冷静的声音传来,“我怎么确定你发的照片不是合成的。”

蒋栀子听到跟着点头,“就是,谁知道你是不是p照片来唬人。

韩桑不紧不慢拿出手机点开一段视频将其递到蒋栀子面前。

蒋栀子拿过手机跟许夏一起看,视频中,谭凯和许繁曦在餐厅笑谈的画面看起来竟有一种诡异的和谐,可在许夏眼中却是无比刺眼。

视频定格在车内最无法否定的接吻画面上,许夏不由得闭上眼,视频里妈妈那发自内心的开心,他似乎没见她对爸爸流露过。

他曾经数次安慰自己爸妈之间无爱的氛围不过是自己的错觉,而这照片彻底打碎了他最后的幻想。

“你说个数。”他冷冷说道。

“一口价,一千万。”韩桑笑得奸诈,“这对你家来说,不过是洒洒水啦。”

他缓缓起身,“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们父子团聚,考虑好就联系我,届时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他移到蒋栀子身边停下看了她一眼后离开。

蒋栀子目光落在还在哭的男人身上,转头看许夏,许夏脸色看起来好不到哪儿去。

宋辉擦擦脸开口:“夏夏……”

“住口!”许夏忽然变了脸色,指着他的鼻子,“夏夏是你能叫的?你有什么证据说我是你儿子?”

宋辉被他的吓得身子一抖,他愣了一瞬,低着头有些局促地搓搓手,转身从一个不知哪来的破布包里拿出大学毕业证推到他们面前。

“我跟你妈是同一届的大学同学。”

蒋栀子把毕业证递给许夏,许夏看到跟妈妈相同的大学和专业,脸色更加难看。

宋辉看向蒋栀子,“接下来要说的事比较私密,可能需要你回……”

“她不是外人,你有话直说。”许夏盯着毕业证头也不抬地说道。

蒋栀子听到这话,刚抬起来的屁股又坐下去,昂着头看了宋辉一眼。

宋辉愣了愣,神色古怪地看了眼蒋栀子,低着头缓缓开口:“那时候我跟你妈一见钟情坠入爱河,我以为她只是一个跟我家境差不多的普通女生,可后来她跟我坦白她家是开公司的后,我因为自卑躲了她很久。”

他顿了顿猛灌了一小杯酒后,继续说道,“可你妈一直穷追不舍,甚至跟不顾家人反对跟他们脱离关系也要跟我在一起,我一感动,就跟她私奔了。”

“我们租了个小房子,她在家洗衣做饭我出去工作养她,起初日子过得很幸福,可后来,她却变了。

“她开始嫌弃我工资低,嫌我没本事,只能让她穿烂衣服,下馆子的钱都没有,她说得虽然难听,可确并没错,我更加拼命的工作想让他过上好日子,可却并没换来她的好脸。

“直到有一天我下班回家突然发现你妈的东西全没了,家里的钱也没了。”讲到这儿,宋辉擦擦眼角,“我不怪她拿走钱离开我,可我没想到,她竟然怀着我的骨肉离开。”

他人靠近了些伸手想抓许夏的胳膊被蒋栀子阻挡,他下意识露出一个凶狠的表情不到一秒反应过来登时换上可怜的表情对着看着前方不看他的许夏说道:“夏夏,你可以不认我,但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补偿你的机会。”

这凶恶的表情被蒋栀子敏锐捕捉到,她不动声色推开宋辉,“大爷,这年头长得像不稀奇,我们还是交给权威,直接亲子鉴定吧。”她出其不意伸手拽了宋辉一撮头发,疼得宋辉表情扭曲。

“你这婊……”他话说一半反应过来,重又说道:“你这小姑娘手劲怎么这么大。”他尴尬笑道。

“不用力头发也拽不下来啊。”她随手抽了张餐巾纸将头发包起来,“您就等候消息吧,待确定您真是他爸咱再商议接下来的事。”

说罢她拉着面色复杂的许夏离开包间。

许夏刚出包间在门外恭候的服务员走上前去拦住二人,“刚才那位叫韩桑的先生告诉我们找叫许夏的先生结账,请问是您吗?”

蒋栀子嘴角抽搐,一口怒气涌上心头,“这个混蛋。”

许夏叹口气,“算了栀子,不值得因那样的人生气。”他从钱包中抽出信用卡递给服务员。

结完账出门,二人站在门口不知该往哪走,蒋栀子看着街对面的咖啡馆,拉着他去馆外的位置坐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长岛中文网【cd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栀子味的夏天》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重生到我爸当渣男那年

重生到我爸当渣男那年

梨橙橙
一朝重生,林望野来到了自己尚未出生的二十年前。小少爷受不了落魄街头这个委屈,绝境中灵机一动。去找我18岁的富二代爹继续啃老!抱着美好幻想,林望野去学校打听,最后来到一家黑网吧,他爹正指着等待复活的黑白界面破口大骂。林望野看不下去,把他爹从沙发上薅起来自己坐下,手起刀落秀翻全场。他爹:失散多年的野爹!我是废物带带我!林望野:……?就这样,林望野和他爹林深认识了。一时之间,他竟然分不清“他爸叫他爹”和
言情连载62万字
玫瑰先生

玫瑰先生

觅芽子
——番外隔日更——(男主从事服饰配件珠宝等奢侈品进出口贸易,正常商贸往来,已报备编辑)——她随家迁到西贡的堤岸华人区,穿过腐朽和破败的街道,跪在佛陀脚下。佛陀门下众生百相,她在迷雾中看到他施斋礼佛,长身玉立,不染浮光。她看出了神,目光停留之际被父亲拉回。父亲告诫:“那是先生,不得无礼。”杂乱的街口,酒徒斗殴后还留下一地碎片。她从长夜中看到他黑色的车停在路边。她吞了吞口水,大着胆子往前颤抖地敲了敲他
言情连载42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短篇合集2024

短篇合集2024

牛尔尔
短篇合集
言情连载3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