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岛中文网【cdzww.com】第一时间更新《娇红篆》最新章节。

钟子初微蹙着眉,似笑非笑地沉默了半晌,才缓缓地摇了摇头说了一句:“也没什么。”

他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自己心中的疑惑。

散了酒场子,微醺的钟子初躺在榻上,睡意全无。脑海里,四小姐的脸与小郎中的脸不断地重合又分开。

说不同吧,这二人的五官却惊人的相似,说相似吧,但这二人的眉眼间却流露着完全不同的风情。

在他的记忆里,四小姐眉眼间总是温情脉脉,含烟带水,而这小郎中的眼神,却似乎更多的是与男子无异的果决坚毅,似乎还带着些凌厉的冰冷,仿佛对他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友善,甚至是敌意。

可最让他心意难平的还是,四小姐后脖颈处有一枚小小的红色胎记,像一朵盛放的红梅,而这小郎中后颈处相同的位置,却是白白净净的一片,甚至连个连颗小小的痣都没有。

时隔三年,人的身材可能会变,样貌也可能有细微的变化,但与生俱来的胎记总不会凭空消失吧?

温老庄主说四小姐年前已逝,那苍凉的忧伤并不像有假。可长风却说,山庄里这些日子根本就没有人去世。

这二人哪一个都不像是说了假话。四小姐生死成谜,钟子初更加不敢妄下定论。

仔细想来,这个元赪的出现,无论是时机也好,方式也罢,处处都透露着诡异的巧合,而关于其身份的调查,却停滞在了济世医馆这里,至今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突破。

钟子初百思不得其解,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直到夜色开始变得稀薄,他才带着还未散尽的酒意,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钟子初按时便醒过来了。他靠在床头上醒了醒脑,便起了床,连早饭都没用,就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踱到了寇君则住着的屋子前,扣响了房门。

“元小郎中可起身了?昨儿个可睡得安稳啊?”

长风刚刚接过后厨送来的装着早饭的食盒,转身就见着自家公子立在那害人不浅的小郎中房门外,言语里都是少见的和气与对那人的关怀,还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似乎在回味着什么。

某一瞬间,长风觉得大概是自己的视听同时出了毛病,有朝一日竟能让他看到自家公子还有这样柔情的一面。

可当他一个激灵缓过神来时,立刻意识到,这不是自己的问题,而是他家公子可能真的魔怔了,要不然为什么会对一个曾加害过他的仇人如此容忍而迁就?

长风怔怔地瞧着钟子初和他面前紧闭的房门,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拉开了。

元小郎中衣冠齐整地立在半开的门缝里,冷着一张脸抬起眼,口气凉凉地反问道:

“这倒要问问钟二公子,将我扣在府上是想让我睡得安稳还是不安稳呢?”

钟子初见眼前之人又将问题直接踢了回来,也不生气,脸上的笑意反而更加明显了,仿佛一切都已在他的掌握之中。

“既然已经起身了,怎么?也不让我进去坐坐?”

钟子初说着,也不等寇君则乐意不乐意,就强行挤过寇君则身侧进了房间,往桌子边一坐,瞅了一眼还在门外愣神的长风,悠哉悠哉地说道:

“长风,你还愣着干嘛?拿过来呀!”

长风不可思议地“哦”了一声,一边抱着食盒飞步进了寇君则房间,一边见了鬼似地偷偷瞧着自家公子的脸色。

钟子初手肘支在桌面上,托着下巴,也不管还立在门边怒目圆瞪的寇君则,就像是巡视自己的地盘似地环视了房间一圈。

除了床榻被半面隔断遮掩了起来,看不到榻上的物什,房间里其它地方陈设极其简单,一目了然,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也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长风将食盒放到桌上,正准备打开,却被钟子初制止了。

“交给元小郎中来做吧!这种小事,想必也难不倒聪慧机敏的元小郎中吧?”

寇君则因为猛然间得知了好几件意料之中和意料之外的大事情,脑海里原先建立起来的有关家中惨案的一系列认知,都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她一时间难以消化,翻来覆去地想了一整夜,非但没理清头绪来,反而又发现了更多说不通的疑点来。

一夜未合眼的她本就困倦却又无法入眠,钟子初偏生挑在这个时候,以一种高高在上的胜利者的姿态与她为难,寇君则心中顿时仇怨四起。正想反驳无他,却听钟子初又慢悠悠的开口道:

“毕竟,元小郎中如今可背负着一整个济世医馆的命运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长岛中文网】地址:cdzww.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一片雪饼
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第一周,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从几百、几千,到几万到不等,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头上的数字是0.00001,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第二周,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且不受控制,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而且,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
言情连载185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天机之合

天机之合

西朝
【文案已到】【晚9点更】太史令沈逍,出身尊贵,清冷孤傲,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执掌帝京神宫,上勘天机,下断迷案,被世人称为“一语千金”。万事顺遂的人生里,唯一的不幸,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天定”的姻缘,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和她那些鸡犬升天、趋炎附势的家人,就不觉暗自冷笑。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姻缘是不是“天定”,还不是由
言情连载19万字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惜晞
(本文这周三入v,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谢谢~)那天,黎枫夜班,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高强度的工作,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临下班前,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
言情连载9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重生在折辱清冷男主前

重生在折辱清冷男主前

妖妃兮
人设:斯文败类小疯批X温柔娴静女主简介:(全文存稿放心入坑,使用指南简介下)沈映鱼死后才知道,她是话本里的恶毒女炮灰。她生前是权臣男主的假阿娘,自他幼时便不断对其各种折辱,待他权倾朝野后,第一个没放过的便是她。重来一世。她望着家徒四壁,还有眼前的漂亮少年,记起自己的结局。她决定,改邪归正!在她努力下与男主关系好转,日子过得也满意。后经媒人介绍了个有志青年,正打算合计一起过日子,却频发意外,似有何处
言情连载2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