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震子在封神演义里也算一号人物,姚珍今晚等的就是他,听他自报家门后,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追问道:“可是文王义子?”

西周军民上下,雷震子只与姬昌在临潼关有过一面之缘,从未见过姚珍,今日听他说出自己的来历,不免奇道:“你如何得知?”

姚珍心说当然是原著里写的,但嘴上却说:“我伯公是东伯侯姜恒楚,当年在朝歌与你义父相聚,席间文王提起在燕山收了一个义子螟蛉,取名雷震子,被云中子带去终南山学艺,是以我听舅舅姜文焕提起过此事。后来你在临潼关搭救文王,英勇事迹传遍西周,人尽皆知,武王亦是经常思念你这个弟弟,将军大名可谓是如雷贯耳。方才我见将军与辛环对阵武艺超群,好似七杀星下凡,果然勇冠三军。”

雷震子听姚珍说起家世,既然是东伯侯的外甥,同自己也算世交,又见姚珍相貌出众,言语可亲,杨戬一脸正气,不由心生亲近之情。小乖听姚珍口若悬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这个主人其实还算不错,整天好吃好喝的供着自己,平时也不把自己关起来,可以随意出去玩,按时回府就行,整天梳毛做新衣裳,给自己捯饬的还挺好看,就是这张嘴太碎了。

雷震子吃了两枚怪杏,导致身体发育异常,外表看着与成年人无异,但心智还是青少年的水平,看小乖翻白眼,只觉可爱,不免多看了几眼。姚珍见了,笑眯眯道:“他叫小乖,是四角神牛,毛发摸着手感特别好,你试试。”

雷震子闻言,立刻摸了几下,果然油光水滑,忍不住又多撸了几把,夸赞道:“这牛真可爱,还很乖巧。”

小乖心里骂道:你才是牛,我是凶兽,可凶了。

几人其乐融融地回了相府,哪吒不认识雷震子,但看三人走在一处,又见雷震子青面獠牙,红发绿眼,通体湛蓝,雷公嘴,手似爪,一双肉翅,活脱脱一个鸟人,不由想起当年的李艮,也是这般怪模怪样,自己诸多不顺皆由李艮和姚珍而起,思及此处,哪吒的脸色不免阴沉起来,眼神阴鸷地盯着二人。

姚珍把哪吒的神色看在,暗道:你要识趣,以后不再主动犯欠,我也懒得理你,不然早晚再给你上个眼药。

雷震子同姜子牙表明身份来历,哪吒听雷震子自报家门,竟是文王义子,武王幼弟,知他身份尊贵,不是自己能比的。想着二人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何况姚珍和谁都称兄道弟,这要是人人都恨,自己也恨不过来,便不将雷震子放在心上了。

姜子牙本应带雷震子去见武王,但他心底不喜打官腔的,见姚珍今晚在场,就把这任务交给了姚珍,反正他一向能说会道,每次都哄得无望喜笑颜开。

姚珍领命带着雷震子去了西伯侯府,到了侯府,姚珍留雷震子在外稍坐,自己则进到内廷先跟武王通个气。姬发听说自己这个义弟上门认亲来了,周围左右都是亲信,不用做戏,因此面上无喜,只是淡淡问道:“外甥,你看孤这个御弟为人如何啊。”

伯邑考虽然身死,但留下了几个儿子,如今姬发这个王位坐的并不踏实,不光侄儿觊觎自己的龙椅,还有一群弟弟虎视眈眈,如今又来了个颇有神通的义弟,还是姜子牙的师侄,姬发难免不多想。

姚珍知道自己想在西岐过得滋润,抱好武王的大腿是关键,是以每次见了武王各种那彩虹屁乱拍,姜子牙都看不下去了,但武王明明白姚珍的心意,投桃报李,自然视他为亲信。姚珍思忖片刻,如实道:“半大的孩子,刚下山,性子还算单纯。”

姬发听了心下稍定,知道该如何拿捏这个分寸与义弟相认了,便命人宣雷震子入内拜见。姚珍拦住小太监,然后对姬发提议道:“不如把太姬请来,母子相见才算是一家团圆了。”

姬发迟疑半晌,犹豫道:“听外甥说雷震子样貌凶恶,孤怕惊着了太姬。”

姚珍摇头笑笑,劝道:“从没听说过母亲会嫌弃儿子样貌丑陋的,贤侯听我的,只管把太姬请来,绝不会出错。”在姚珍看来,武王有点太大男子主义了,太姬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还能怕雷震子。

姬发思虑许久还是依姚珍所言,请了太姬与雷震子相见。太姬见了雷震子,面上毫无惧意,反而充满了和蔼之色,她搂着雷震子,泪水涌出眼眶,边哭边说道:“我的孩子啊,十几年了,我们母子终于见到了。”

太姬抱着雷震子,不停地嘘寒问暖,把这十几年雷震子在山上的日常问了个遍。雷震子长这么大,第一次感受到了母爱和家庭的温暖,不禁热泪盈眶。姬发见雷震子感激涕零,一副恨不得肝脑涂地以报隆恩的表情,心里暗暗松了口气,道:果然还是得请母亲出面。

等姚珍和雷震子走后,姬发看看太姬,奇道:“母亲竟不觉雷震子样貌丑陋?”其实姬发见雷震子第一眼,都有点被吓到了。

太姬温柔地看着儿子,笑道:“母亲爱子乃是天性,怎会害怕。”

姬发一愣,太姬与雷震子并非亲生,哪来的母爱天性,随即反应过来,太姬说的孩子正是自己,方才是替笼络贤士,自是不会流露半分惧意,心中不由感动。

祖伊只会动笔写文章,对调兵遣将那是一窍不通,又不似闻太师,三教九流都有好友,还能搬来救兵,经此败仗,祖伊只想班师回朝,请纣王再派贤良讨伐西岐。祖伊正与军师商议回朝之事,只见一道士骑着白虎从天而降。祖伊坐在一块大石,见到猛虎,吓得惊魂不定,一个屁墩摔在了地上。

黄花山四将手持宝器围了上来,喝道:“来者通名。”

申公豹躬身施礼道:“在下申公豹,见过祖元帅。”

祖伊见他行事恭敬,并无恶意,缓过神来,颤巍巍起身,道:“不知道长前来,有何赐教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长岛中文网【cdzww.com】第一时间更新《[封神]女娲弟子不会法术》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木兰竹
晋阳唐国公府有一对双生子。哥哥李世民身强力壮武艺高强,弟弟李玄霸自出生起药不离口。时人都称,双生子有奇妙的心灵感应。唐国公府二公子李世民证实,传闻是真的。在被李玄霸心中的惊人之语数次惊得面色大变后,李世民和双生弟弟商量。“阿玄,你知道你稍稍集中精神,哥哥就能听见你心里说什么吗?能不能别集中精神?哥哥不想听。”远近闻名的光风霁月病弱公子李玄霸:“我不。你不满,你也说啊。”身体健康,但精神力没李玄霸这
言情连载102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老胡十八
秦来娣死了,死在被自己含辛茹苦抚养长大的继子赶出家门后的第三年。悲剧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就是十八岁那年落水被救,迫于压力不得不嫁给二婚男赵青松,从此为了家庭放弃事业,兢兢业业养娃,抠抠索索当了一辈子后妈,到头来发现爱情亲情房子都没她的份,她只是家里的免费保姆。死前她想,如果能重来就好了。谁知一睁眼,居然回到落水当天,真好——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落水被看了身子的秦来娣会嫁给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赵团长
言情连载16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