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并魏国后,如今南魏疆土几乎是北魏的两倍大,或许是迫于南魏国力强盛,北魏使团没再兴风作浪,不仅乖乖向南魏俯首称臣,还签订契约以后每年进贡。拓跋协带着使团灰溜溜北归之时甚至没有激起任何水花,更没人有功夫去管他们二皇子的归宿。

于是拓跋禹就这样不清不楚留在了南魏,准确来说是被束缚在帝姬府内的寝宫,即使两国朝臣都心知肚明这是怎么一回事,却又都心照不宣地不再提及此事,仿佛北魏根本没有派出这个质子一样。

也许是拓跋禹心虚自己的所作所为,这几日无论孟君轲怎么磋磨他,拓跋禹都逆来顺受。但直到有一日,孟君轲又恶意满满地踩在他脐下二寸之处,却发觉这厮变得面色潮红而且自己脚下湿濡一片后,她终于反应出不对味来,大怒之下便将他关入柴房。

幸好孟君轲忙着掌管虎贲军的事情没空搭理他,否则拓跋禹至少又要被折腾下一层皮。

所有手续流程走完,终于到了孟君轲正式上任的日子,陈瑾简直比她还要紧张,将甲胄擦得锃亮反光才小心翼翼递给孟君轲穿上,去军营的路上还在不断絮絮叨叨设想着回来要怎么给这些新兵蛋子们立个下马威。

不曾想她们还没来得及好好规训整顿这支天子近兵,反倒是先被这些兵蛋子们下了马威——即便没人明目张胆地顶撞上峰,但所有人的态度都是敷衍无谓的,孟君轲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她心下了然,想必这其中不乏郭晖的手笔。年轻将士们血气方刚,最是看不惯那些没有真才实学只靠着祖上荫蔽之徒。莫说她如今只是个帝姬,即便是天子亲自下令,相比天子之令将士们也更愿意追随一同征战沙场、患难与共的将领。

勾了勾嘴角,孟君轲突然解下身上最外层的甲胄扔给陈瑾,赤手空拳走进演武场中央朗声道:“今天是本帅第一日上任,虽说名义上是你们上峰,但空降上任,莫说是你们,就连本帅自己都不好意思认这个军衔!在咱们军营里论资排辈靠的是拳头,谁的拳头大就该谁做将军!镇北将军一衔乃是陛下亲封,本帅不敢擅弃。但今日本帅将话放在这里,若有人能在这个擂台之上将我击败,立奖军衔连升两级!”

此话一出,人群阵阵骚动,但无人敢动,似乎都在犹疑些什么。

孟君轲知他们忧虑,遂笑着朝陈瑾道:“拿军令状来!”

她白纸黑字立下军令状,并命陈瑾示众一圈。顿时,士兵们更加骚动了——两级!那可是连升两级啊!有些人熬一辈子可能都差这么一官半职,更何况是连升两级!

重金之下必有勇夫,很快便上来一个挺着将军肚的魁梧汉子,单论体格几乎有两个孟君轲宽都不止。他潦草抱了一拳,“得罪了!”然后便哇呀呀大吼着冲了上来。

若是平日里孟君轲可能还会有兴致陪他周旋一二,但营中将士数万,一会儿免不了会有一场车轮恶战,保持体力方是上策。

是以她一个矮身躲过攻击,抱住那壮汉的脚踝狠狠一甩,此人便被扔出了擂台。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众人还都没怎么反应过来,便见擂台上只余下一人。

寂静片刻后,场上顿时沸腾了起来——那壮汉少说也有二三百斤重,居然就被这样轻而易举地丢出去了?

意识到他们新上任的这位将军或许有几分真本事在,这些眼高于顶的天子近兵瞬间更加兴奋了,不一会儿都摩拳擦掌排着队准备在擂台上一较高下。

可无一例外的,上台之人皆在十招内便被帝姬给丢了下去。

孟君轲看了眼望不到头的长队,随手理了理凌乱的碎发,傲然笑道:“你们一个一个上来太慢了,三个三个一起上吧,回来别误了饭点。”

这话狂妄至极,但经历了刚才那遭,没人再敢将她的话不当回事。

血气方刚的新兵蛋子们兴奋得嗷嗷乱叫,队伍最前方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便毫不客气跳上擂台攻了上去。

三人默契十足,一个去抱孟君轲的左腿,一个扫向孟君轲的右腿,还剩一个擒向她的面庞。

孟君轲反应极快,反客为主擒拿住自己面前这双手,借着他的力道一个漂亮的空翻,便反身来至这三人的背面,一边顺手先将自己握着的这个人丢下擂台,一边踹向右边这人的膝窝。

谁曾想右边这人也有几分真本事在,感知到身后危险,一个侧身便躲了过去,而左边这人此刻也反应了过来,两人一个扭住她的左手臂、另一个见状缠住她的右手臂,电光火石之间三人腿间互相横扫,各不相让地过了数招,一时间形势竟焦灼起来。

为了破局,孟君轲硬生生挨了一脚,将身子扭成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泥鳅般滑走并将自己的手挣脱,只是双侧衣袖“刺啦”两声被撕破,露出半截光滑的小臂,显得不甚雅观。

恰巧郭晖路过此处,见到这一幕立刻痛心疾首道:“一个女儿家如此,实在有辱斯文呐!”说着他还转头向顾清竹寻求认同:“顾大人你说是不是?”

闻言顾清竹眼中多了几分冷意,但面上依旧挂着温和的笑意,“在下以为,若是没了这个女儿家收服魏国、震慑北魏,那咱们南魏要这斯文就是屁用没有!不知郭将军以为如何?”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长岛中文网【cd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权力和男人我都要!》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宁翊
顾忱曾是穿书局的大佬,历经999个世界后终于可以退休养老。他选择回归平静生活,做个平平无奇的路人甲。于是与厉家掌权人联姻后,他天天喝茶看报,如愿成为一个毫无存在感的联姻工具人。直到——丈夫弟弟公司遭遇危机,丈夫远在国外。弟弟求到面前,给他塞了套西装,求他代替丈夫撑个场子。他叹了口气,脱下真丝家居服,戴上金边眼镜,出席商业谈判。第二天,弟弟拿下了项目,而offer塞爆了他家信箱,猎头打爆了弟弟电话。
言情全本38万字
再少年

再少年

绿野千鹤
陆鱼一觉醒来,穿越到了十年后。好消息,十年后的他事业有成,财富自由,娶到了梦寐以求的男神学长。坏消息,男神正要跟他离婚。陆鱼:你跟二十八岁的陆大鱼离婚,与我十八岁的陆小鱼有什么关系?你离你的婚,我追我的男神,咱俩互不相干。要离婚的男神本尊:……明砚为了国外公司的问题,跟合伙人协议结婚,三年后公司稳定协议到期该离了,这合伙人突然坚称自己是穿越来的,死活不肯离这个婚。脑壳疼。陆鱼(攻)X明砚(受)
言情连载47万字
雾色纠缠

雾色纠缠

白鸟一双
★正文完结,番外ing~下本《孤独月亮》!☆强推好基友好文~破镜重圆《冬宜两两》by絮枳,小甜文《冬日特调甜摩卡》by葫禄,文案见下!★矜贵心机豪门大佬X明艳单纯建筑师|先婚后爱|男主暗恋成真,微博@白鸟一双商氏集团掌权人商叙,雷厉风行,阴沉威吓,做任何事都冷静自持,从未失过分寸。在此之前,南城没人想到,他会抢了自己外甥的女朋友。订婚前夜,酒吧里,撞破男友去见白月光的温舒白,则见过商叙的另一面。男
言情连载30万字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
浪漫星球

浪漫星球

酒尔呀
下本《淮淮起意》轻悬疑搞笑甜文求收藏!公主先请看文案:乖酷传统学霸少女VS竞赛冠军清冷拽哥天才少男少女的双向暗恋|超甜|偏群像对于喻时,周聿也记住这个人远比记住名字更来得深刻。第一次对喻时有印象,是他摊着双腿无聊坐在小卖部,修长有力的手指正灵活地转动着一个魔方,手背上青筋若有若现。直到头顶前方传来一声清软嗓音。“老板,结账。”一道阴影覆盖下来,落在了他的头上。他抬起头,看向柜台处立着的少女,一身穿
言情连载28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