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对头的暗卫竟是我的狗[古穿今]》转载请注明来源:长岛中文网cdzww.com

荀无乡如愿回了楚家,但楚辰安的存在让他无法放松,跟屁虫似的黏在楚心安身后,就连晚上睡觉,也直接在楚心安门口打地铺。

要不是楚心安睡不着觉,出来倒水喝,差点踩到门口的荀无乡,还不知道他这么不安。

荀无乡根本没睡着,一听见开门的声音,就坐起身,揉了揉眼睛问:“怎么了?”

“你看在我门口做什么?”楚心安有些无奈。

荀无乡:“我……有点担心。”

“担心楚辰安要伤我?”楚心安蹲下身,和他的眼睛齐平,“还是担心我心思摇摆?”

荀无乡立刻道:“我是担心他对你不轨!”

楚心安笑了,房内只开了一盏壁灯,莹莹暖光,从背后落在她漂亮的面容上,“起来,跟我下楼。”

荀无乡乖乖站起来,跟在她身后。

楚心安先是给自己倒了杯水一饮而尽,又带着荀无乡出了门,庭院灯开着,今晚下了一场小雨,湿漉漉地蒙着一层水雾。

荀无乡也不问她要去哪里,就那么默默跟着。

楚宅右侧是花园阳光房,楚心安开了门,带着荀无乡进去。阳光房正中间摆着一套白色皮质沙发,平日里有园丁打理收拾,沙发和茶几都一层不染。

楚心安躺在沙发上,仰面看着透亮的玻璃顶,“荀无乡,其实我在梦里不止见过你一次。”

荀无乡没有坐在沙发上,而是坐在楚心安身边的地毯上,静静看着她。

楚心安说:“我在轿子里看见了你,你衣着单薄,冻得瑟瑟发抖,我给了你一包点心,那小侍女说可以把你送去什么将军营中,我答应了。”

“后来,我又在一个庭院中见到了,你从树上跳下来,抱我进屋,让我别难过。”

“床榻前,我看见你跪着,说对不起,佛像前,你又跪着,求赤霄来生平安顺遂。”

“我都看见了,所以我才更困惑,我如果和赤霄是一人,你执着的便是前世的赤霄,我说我和赤霄不是一人,是因为我只有寥寥几段赤霄记忆,更多的是作为今生,楚心安的记忆。”

“我父亲早逝,母亲严苛,兄长……总之,我与赤霄生长环境不同,遭遇不同,即便我带着她的记忆重活一世,也不是一人,我喜欢你,所以希望你认清真心。”

也许是夜色太浓,园中花香馥郁,楚心安侧过脸看向荀无乡的时候,竟然有些后悔。其实她强硬一些,直接将荀无乡困在身边,也没什么问题,毕竟荀无乡根本不会拒绝她。

荀无乡认真道:“我很清楚。”

“回荀家这些日子,我起先过得迷茫混沌,这样的家我从未有过,荀无乡的母亲说,她知道我不是他的儿子……”

“?”楚心安惊得坐了起来,“那她?”

荀无乡笑了,他伸手握住了楚心安的手,掌心相触,“她早就知道,她的荀无乡死在当初那场车祸里,如今这个,她也愿意当作儿子养。”

“我见荀家摆满香烛,供奉佛祖,便知道荀无乡的母亲也有求而不得的愿望,她能分得清,我也能分得清。”

“我从前只知道你在灵宁寺救了我,如今才知道原来那包点心也是你给的,一个人没有办法决定生死的时候是没有资格追求情爱的,我很清楚,赤霄公主曾是我的信仰。”

“而你,是我活着的原因。”

楚心安被他握着手,手心慢慢发热,她心跳很快,在寂静的夜色里仿佛要从耳膜中跳出来。

“楚心安,我很清醒,也很庆幸。我还活着,甚至我有资格站在你身边,我喜欢你,爱你,所以,你还愿意要我吗?”荀无乡侧着身子,几乎是跪在她身侧,看着她的眼睛问道。

楚心安笑了,笑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以吻封唇,回答了荀无乡的问题。

玻璃房外,男人静默地站在夜色里,看着里面拥吻的两人,嗤笑了一声,转身回了房间。

——

楚心安睡了个好觉,没有做梦,一觉睡到中午。

沈慈姝给她打电话的时候明显察觉到她心情不错,饶有兴致地问:“你和荀无乡和好了?”

“嗯,和好了。”楚心安说。

沈慈姝:“我就知道,你根本拒绝不了他,哦,对了,前几天向太太给我打了电话,想约你见一面。”

“向太太?向辛的妈妈?她怎么会想要见我?”楚心安有些奇怪,连心晚会后她托沈慈姝联系过向太太,但被拒绝了,说那镯子是向辛的意思,不必感谢,现在怎么突然又联系她?

沈慈姝也奇怪:“我也不知道,我问她什么事情,她只说问你能不能见一面,语气听上去挺严肃的。”

“好,你把她的联系方式给我。”楚心安说,“何青棠找不到你,电话打到我公司里,你协议拟的怎么样了?”

沈慈姝叹了口气:“有一部分财产分割还有争议,主要是他妈妈不同意。”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雨添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长岛中文网cd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长明烛
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是:黑石召唤者,坑嫂第一人,飞鸟集作者,头号南黑,玩花专业户,大阪少女杀手,乃木坂二代目火影,amazing教副教主,爱吃荞麦面的假面骑士,老年人的知心伙伴,真正的贝尔-格里尔斯,乃木坂动物园园长,温泉组第四人,笨蛋的补习老师,under救世主,乃木坂家长们的贴心小棉袄,北海道驱魔人,作死最多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康子的微笑守护者,赌神,乐器之神,画伯们永远滴神,当代李白,艺能界
言情连载84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言情连载15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