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到了除夕的前一天,不只是学生放假了,一部分的上班族也放假了,现在商店街里的人真的非常非常多。

中原中也握着灯的手、灯握着太宰治的手,三个人在人潮里穿过来穿过去。

灯被中原中也拉着走得头晕脑胀,眼睛都有点转起蚊香圈,根本不知道自己都走到哪里去了,只有在店面前停下来时能稍微回过神。

比如现在。

不只是灯头晕脑胀,太宰治现在也趴在灯背上,整个人仿佛变成一只软趴趴的软体动物,头上笼罩着一大片乌云。

灯就算本来还没走晕,都会被背上那个软体动物头上的乌云搞到晕吧?!

中原中也无比嫌弃的看了眼那个诡异软体动物,一把把灯拉走,问道,“还好吗?”

离开乌云范围,灯眼睛里的蚊香圈总算消失,软软的说,“嗯、还好。”

中原中也轻轻捏捏他的后颈,“要不要稍微休息一下?”

“不用,在比较没有人的店里就是休息。”灯说完,又转头看向太宰治,“太宰,还好吗?”

太宰治头上还是有乌云,整个人面条一样软绵绵的晃来晃去,“我不好——”

“就差一点了,快买完了!”灯鼓励道,“太宰看旁边,那里有特别帅气的绷带!”

太宰治眼睛亮了一瞬,精神终于稍微回来了,顺着灯的目光看过去,精神一下子就全部回来了,“哇——!绷带大特价!”

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忍不住吐槽,“会在这种时候做绷带特价的店家很奇怪,会因为绷带特价兴奋的人更奇怪。”

简而言之,就是有病的店加上有病的人,一拍即合。

不管他怎么想,有病的太宰治已经脚步一转,兴奋的走向旁边的药妆店里,“我去看绷带!”

灯也不觉得喜欢买绷带有哪里奇怪,点点头道,“我和中也去买水果,买完再去找你。”

商店街这种地方,当然不只有卖生鲜蔬果的店家,还有药妆店、服饰店、卖现成食物的店,需要什么可以一次满足。

神户的商店街还不只有普通传统的小店。从相对传统的商店街一直走,到三宫中心街里,还能看见国际品牌的店面。

不过在走到那边之前,会先经过中华街。

中华街里卖的食物种类虽然差不多,店铺颜色也以红色为主,还能看见几乎一样的熊猫包子,可是整体给人的感觉却和横滨的中华街不太一样。

“食物的味道闻起来味道差不多。”灯左看看右看看,“有的比横滨的香,有的没有。”

“就是会不会做的差别。”太宰治买到了一大堆特价绷带,现在心情非常好,就连旁边来来往往的人潮也没办法再次让他变成软体动物,悠哉的环顾四周,“同样的食物,有的人做得好吃,有的人做得不好吃。”

房屋建筑也是,虽然颜色和装饰都很像,可是中华街的居民在关西和关东两个本来就不太一样的地方待久了,也会有微妙的区别。

灯想了想,理解的点点头。

虽然他们来到了美食店林立的中华街,可是他们没打算在这里吃饭。

既然来到了神户,就一定要吃吃看非常有名的牛肉,所以他们只会途经中华街,目的地在三宫中心街。

“为什么这里的牛肉会很有名呀?”灯好奇地问,也想了想,“唔、因为很会养牛?”

中原中也思考几秒,点点头道,“大概吧。因为很会养牛,所以这里的牛肉特别好,无论是味道还是口感都很不错。”

“中也以前吃过吗?”灯又问。

中原中也默默点头,“之前来这边出差的时候吃过,在港口也吃过送到横滨的神户牛。”

太宰治一脸愤恨的说,“万恶的有钱人。”

中原中也无语的看他表演,“说的好像你没吃过一样,你怎么可能没吃过啊?”

“我顶多在横滨吃而已。”太宰治说,“哪有你那么好,还能四处乱跑?”

他当首领的时候,必须关在港口内部才能最大程度保障生命安全;还在当干部的时候,森鸥外也很少会派他到横滨之外的地方出差。

不只是森鸥外当时对他有所忌惮,更因为所谓脑力派,最主要的还是坐在大本营里决胜千里之外。要出去跑来跑去的,通常都是被脑力派的人指挥着的武力派。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老胡十八
秦来娣死了,死在被自己含辛茹苦抚养长大的继子赶出家门后的第三年。悲剧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就是十八岁那年落水被救,迫于压力不得不嫁给二婚男赵青松,从此为了家庭放弃事业,兢兢业业养娃,抠抠索索当了一辈子后妈,到头来发现爱情亲情房子都没她的份,她只是家里的免费保姆。死前她想,如果能重来就好了。谁知一睁眼,居然回到落水当天,真好——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落水被看了身子的秦来娣会嫁给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赵团长
言情连载16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