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家二房的变故,让谢昭宁在谢家中的地位发生了重大的变化,秦晚晚去而复返,意味着秦家将赌注又放在了谢昭宁身上。

车里的谢蕴如何不懂得秦家的安排,秦家将谢家家主夫人的位置看成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她激怒了秦晚晚,暗自一笑,“谢昭宁,该走了。”

言罢,她扯下车帘,吩咐车夫一句:“走。”

车夫扬鞭,啪地一声甩在马屁股上,气得秦晚晚原地跺脚。

“谢昭宁,你敢走了,我再也不理你了。”

谢昭宁眉眼渐冷,眼里的努力一点点燃烧起来,而谢蕴疲惫地闭上眼眸,她累了。

两人皆是沉默,方才一幕就像是做梦,什么都没有留下。

马车驶向谢昭宁的私宅,到了门外,谢昭宁将谢蕴抱下马车,一路疾走进入院子。

哑婆见状急匆匆上前,打着手势问可要找大夫。

“不必了,她就是累了。”谢昭宁摇首,再多的汤药也治不了谢蕴的心病。

哑婆点点头,自己回厨房去了。

谢蕴被安置在床榻上,累得浑身无力,谢昭宁低眸望着她,视线无意地略过她的脖颈。

谢蕴已非年少,姿态慵懒,性子清冷,柔若无骨。谢昭宁扫过一眼,并没有及时挪开眼睛,伸手掖好被角。

室内静默无声,谢昭宁寻了坐榻做下,遥遥望着床榻上的人。

她看了很久,目光渐深,她喜欢与谢蕴独处,安静无声。

心口忽而一阵压抑,想到秦晚晚,她就觉得在谢家待不下去了。

目光黏在了谢蕴的睡颜上,她觉得自己不能离开谢家!

将人安顿好后,谢昭宁起身离开,将谢含留下,又与红韵说一声,按时送膳食过来,以清淡为主。

她将姑母藏在了自己的私宅中,谁也找不到。

谢家已然是翻天覆地了,裴家的人一直都没有离开,等着见谢相。

如今的谢家没有谢涵在,失去了主心骨,三爷更是不知该如何着手去办。

谢昭宁回来后主动找裴家人。

来求谢相的是裴家家主,也就是裴牧林的堂叔。裴牧林当年高中,裴家鸡犬升天,未曾想到,裴牧林会落得这么快!

谢昭宁落座,对方急急出声:“谢公子,不知谢相可在?”

“她病了,此事交给朝廷去办。”谢昭宁面露惋惜,又问一句:“你们可知裴牧林暗地里做什么?”

年迈的老者被一句话勾动了心弦,不得不对少年人揖礼,弯下了脊骨,“谢公子,请说。”

“看来您什么都不知道,我谢家决定将谢涵一房踢出族谱,您觉得此事会小吗?”

谢昭宁滴水不漏,表明谢家的态度,谢蕴都不救了,他们还会觉得她会救裴牧林吗?

果然,对方一惊,一股寒意从脊背袭上来,整个人开始发麻了,“谢公子……”

“第一,我朝准开私矿,但陛下报于朝廷,裴牧林与谢涵并未知会朝廷,试图不纳税,这是一罪。”

“第二,山塌了,死伤一百余人,裴牧林隐瞒下来。”

“第三,他二人并没有给予死者家属抚恤金。甚至联手压下此事,赶尽杀绝。”

谢昭宁慢条斯理的一件件说了出来,“这是我所知晓的事情,指不定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裴家主,你还要四处行走去捞人吗?”

裴家主老迈,视线浑浊,浑身透骨的冷,听了谢昭宁的话后,他陡然站了起来,“他二人狼狈为奸,岂可如此枉顾仁义二字,分明是恶魔。”

“我姑母已决定不插手此事,老家主,我也帮不了你。”谢昭宁摇首,“您还是回去吧,尽快做出决定。”

裴家的人面面相觑,求情的话在肚子里翻来覆去地想了许多便,最后一个字都没有派上用场,仓皇离开。

谢昭宁亲自送人出府,目送一行人离开,回身之际,她望着头顶上的匾额,谢府。

须臾后,她果断迈过门槛,步履轻快的进府。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长岛中文网【cdzww.com】第一时间更新《谢相的桃花债》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宁翊
顾忱曾是穿书局的大佬,历经999个世界后终于可以退休养老。他选择回归平静生活,做个平平无奇的路人甲。于是与厉家掌权人联姻后,他天天喝茶看报,如愿成为一个毫无存在感的联姻工具人。直到——丈夫弟弟公司遭遇危机,丈夫远在国外。弟弟求到面前,给他塞了套西装,求他代替丈夫撑个场子。他叹了口气,脱下真丝家居服,戴上金边眼镜,出席商业谈判。第二天,弟弟拿下了项目,而offer塞爆了他家信箱,猎头打爆了弟弟电话。
言情全本38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老胡十八
秦来娣死了,死在被自己含辛茹苦抚养长大的继子赶出家门后的第三年。悲剧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就是十八岁那年落水被救,迫于压力不得不嫁给二婚男赵青松,从此为了家庭放弃事业,兢兢业业养娃,抠抠索索当了一辈子后妈,到头来发现爱情亲情房子都没她的份,她只是家里的免费保姆。死前她想,如果能重来就好了。谁知一睁眼,居然回到落水当天,真好——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落水被看了身子的秦来娣会嫁给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赵团长
言情连载16万字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桑沃
言情连载45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