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刀狠狠砍在鲜肉上,发出“噗叽”一声闷响,留下一道凹痕。

“苏时雪她有病吧?这都什么馊主意?让我做饭,她怎么想的……哦,是这样切啊。”

对着案板抱怨到一半,尚梦才发现了切肉技巧。很快,案板上便码了一堆……肉条。

“啊,师尊,肉丝不是这样切的,还是让弟子来吧……”

一道有些含糊的声音从膳堂后厨一角响起。

孟常柏放下一大盆洗好择好的菜,抹了抹手走到案板前,接过尚梦手中的菜刀。

尚梦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白眼立即翻得更深了。

平日里,她这个小弟子还能称得上一句清秀。

但此时的他,可谓是不堪入目——腿有点瘸不说,腰还微微弓着,头脸更是重灾区,嘴角肿得与鼻梁同高,说话都说不清楚。

“丢人现眼……脸丢尽了!太丢人了!”

尚梦苦恼地连连摇头,恨铁不成钢地点了点孟常柏后肩:“打不过她的弟子也就罢了,连她的傀儡也扛不住?被打成这个样子?”

孟常柏一边流畅地把肉条改切成肉丝,一边弱声答话:

“师尊,弟子不知啊。我们几个都与那傀儡对战了半个时辰,就我被打得最惨……”

“你是不是说她坏话了?”

尚梦立即抓住了重点,心道苏时雪近日来行事诡异,还格外记仇,怕是她这小弟子说了什么坏话被苏时雪听见,公报私仇呢。

孟常柏茫然地转转眼睛:“没有吧……我不记得了,师尊。”

与此同时,规整均匀的肉丝也已经切好。他把备好的菜往灶台边上端,一边朝向梦道:“师尊先出去吧,等下油烟大得很。”

尚梦翻了个白眼,手上却稳稳地端起两盆青菜走到灶台边:“我还会怕那个?你做便是,我在一旁……学学。”

“哦……好。……师尊,弟子现在放的是油,炒菜要用油。”

“这个我知道,不必这般事无巨细。”

“是,师尊。”

“……等下,你撒的这一撮白花花的,是什么?”

“回师尊,是盐。”

“……”

与此同时,清凝峰上,简单打点过的空殿内。

“从废墟中找出来之后,还未来得及整理清扫。”

苏时雪推开库房大门,指了指零落满地的功法、宝器、丹药等物:“随意挑一个吧,看看哪个对你最有裨益。”

话音刚落,闻千合便弯腰拾起一枚圆珠,在掌心轻轻抛了抛:“这个吧。”

看见他选中的法器,苏时雪有些诧异地挑起眉:

“萤火珠?这东西除了能散发些微光和温热,没有别的用处吧?考核第一名的奖励,你便选这个?”

“师尊是觉得,弟子不会再取得第一么?”

闻千合比她高出许多,说话时微微低着头。室内光线昏暗,令他眼中神色愈发模糊不清。

顿了片刻,他又补充:“而且,这萤火珠恰是弟子需要的。”

苏时雪视线在他身上停了片刻,而后点点头走出了库房。大门刚关上,两人便同时开口:

“胡如玉那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文铱
【重生+年代+医药空间】苏绾重生在一九七六年,在被害的当晚逃出魔爪。拒绝与男主江永安离婚,并开始利用医药空间,打压绿茶女、凤凰男,一边精进医术一边创业发财,赢得了江永安对她的爱意,同时也获得了美好人生。
言情连载98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