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向导他只想拿我搞科研》转载请注明来源:长岛中文网cdzww.com

“行了行了,”郑哥把众人的注意力叫回来,“有什么好看的,志勇啊,一天,你已经浪费半小时了。”

郑哥点了点自己的手表,苏志勇马上立正敬礼:“是!马上出发!”

他摆手让人把那三个人带出去,梨花姐突然又在后面喊:“等一下!”

她扭着腰肢走到乔纾身边,用手抬起乔纾的下巴,苏志勇狗腿地说:“梨花姐,他怕不是对女人立不起来哦。”

梨花姐瞥他一眼:“你当我不知道啊?”

她把手伸进乔纾卫衣领子里,从里面掏出一串珍珠项链,她用手指轻轻摩擦着珠子,好品相,颗颗饱满,光泽温润,她把乔纾的卫衣领子往下拽了拽,配着这细长的脖颈真是好看。

她痴迷地看着这串珍珠,配她的脖子一定也很漂亮。

“这串项链我要了。”她松开手,抱着胳膊站在一旁。

小弟在她发话后马上过来,一把掐住乔纾的后颈粗鲁地开始抠项链的扣子,乔纾闷哼了一声,下一秒那人就被踹到了门上。

这老木头的门本来就是起个装饰作用,加上年久失修,被人一砸就碎成几块掉在外面走廊上,古楼下面挤满了看热闹的人。

小弟躺在地上痛苦地打着滚,他的肋骨被踹断了。

一时间屋子里的人大气不敢出,郑哥放下手中的核桃,走过来揽住梨花姐的肩膀。

苏志勇扶着额头,他本来以为荣熠要完了,谁知郑哥只是哄着梨花姐说:“一串项链而已,看样子也是个便宜货,我送给你那么多珍珠钻石,不够哇?”

“哼,”梨花姐娇俏地撅起嘴,“我就是想要这个。”

“他们现在还不是饲料,是预备役伙伴,我们要做人留一线,”他看着荣熠露出虚伪的笑容,“对吧?”

荣熠冲他扯扯嘴角:“对。”

他们走了,那个肋骨断了的小弟也被人架走了,他们只听到那人在身后的哀嚎。

“在这儿啊,只要是受重伤没有价值了,就会变成饲料,”苏志勇走在他身边说,“除非有人保他。”

荣熠听出苏志勇话里有话,就是在警告他不要企图逃跑或者大闹古玩城,他得老老实实在这儿干活才能保证乔纾的安全。

下到一层之后他们要把乔纾带去走,荣熠叫住他们:“我要和他说几句话。”

荣熠走过去,两个人的手都被绑在身后,乔纾仰着头,等待着荣熠要对他说什么,谁知道荣熠把脸埋在了他的肩膀上。

苏志勇看到直接转过身,还让其他人也把头扭过去。

乔纾感觉得到,荣熠在闻他的气味,过了一会儿荣熠竟在他肩膀上用力咬了下去。

他微微皱了下眉,听到荣熠很轻地说:“他们把你关起来以后想办法流点血在那儿,我会找到你的。”

“嗯。”乔纾点了点头。

荣熠被带走了,乔纾也被人蒙上眼,走过几节台阶之后被丢进了一间阴冷的屋子里,他听到了钢铁碰撞的声音,接着是上锁的声音。

他被关进笼子里了?

门也被关上了,脚步声渐行渐远,乔纾身后冒出一个拇指大小的白色蛇头。

这屋子没有窗户,现在是一点光也没有,他什么都看不见,不过蛇的夜视能力到底比人要强一点。

他确实在一个笼子里,幸运的是这间屋子除了他也没别人,不幸的是这笼子实在太矮,他坐着也得弓着背。

白蛇爬到他的身上,给他摘掉眼罩之后又攀上铁管上,因为笼子低,所以管子又短又粗,他用蛇试了试,有点吃力,而且他身上绑着的钢丝绳靠蛇也很难打开。

看来得随机挑选一个幸运哨兵了。

他动了动,想换个舒服一点的姿势,肩膀有点疼,他‘唉’了一声,即使荣熠不咬他,如果需要的话他也是会释放向导素把荣熠引过来的,白挨一口。

荣熠坐在面包车后座上,他反复舔着自己的牙尖,那上面还残留着乔纾的血。

他现在很矛盾,为什么会这样?他只是想记住乔纾血的味道,到时候好分辨,现在他竟然觉得乔纾的血很香,他又不是变态怎么会觉得一个人的血喝起来很香啊。

他越想越慌,会不会是因为知道了乔纾的性取向之后他就产生了一些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变态癖好?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怀民不起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长岛中文网cd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女王不在家
叶天卉上一世也曾驰骋沙场建功立业,如今托生在这七十年代,却成为香江豪门被滞留在内地的真千金。豪门无亲情,来往皆利益,她来到这花花绿绿的香江,别无所求,只求吃点好吃的。她挽起袖子准备开干,捞钱!暴富,吃起来!********叶家那个被狸猫换太子的女儿从内地回来了。香江上流圈子聊起来,谁不一声感慨,这女儿自小养在内地不曾管教,如今初来乍到香江,怕不是土得似番薯。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叶立轩教授,出身
言情连载25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