刈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长岛中文网cd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夜风吹过瓦片,带起轻微的呼呼声。

惊语和慎行和采薇站在桃棠院卧房外,面面相觑。

屋里,从得知有孕便一直未曾开口的赵尘星终于小心翼翼看向摄政王,仿佛是下了很多决心似的,道:“这个孩子,生下来吗?”

李顾面色平静,倒像赵尘星说的不是两人孩子的命,而是明早吃什么一样简单。

他漠然道:“你刚刚在想什么?”

“我没有想什么。”赵尘星看他,明明就在对面,可她神情慌张,有些像偷看了,“我什么都没有想。”

李顾坐起来,拉住她的手:“那你方才这么长的时间在发什么呆?”

握着摄政王粗糙干燥的手,赵尘星有了些底气,说话的声音都平稳的很多,她道:“我要冷静下来啊。我不知道在想什么,乱糟糟的,我也害怕,不知道在怕什么。”

“尘星,”李顾卧回去,揽住赵尘星的肩膀让她靠在胸口,将声音捎上些暖意,“你觉得一个没有品的小官和摄政王之间的距离远吗?”

“……远……远的。”

“我也觉得远。”李顾揉着她的耳垂,“所以∴你什么都不要想,我想就好了。”

赵尘星闷了几许,闷闷不乐地说:“可我不能不想,也不会不想。”

李顾许久没说话。他是知道赵尘星怎样长大的,这样的人心思重,很难不想,旁人说一句她要想十几句,别人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她都要心惊胆战好几天。

从前不忌惮赵尘星的心灰意冷,因为这些不用他承受,可现在李顾自食恶果,动了不该动的心,娶了不该娶的人。

好似是孽缘。

他道:“让慎行跟着你吧,有孩子了,你万事留意些。”

赵尘星抬头,热气喷在他下巴上,问:“是要生下来吗?”

李顾道:“嗯,生下来,你我的第一个孩子。”

赵尘星不知道别的坤泽怀孕是怎么的,但摄政王说生下来,那她就有了一个需要守护的责任。

她端端正正躺好,双手放在两边,这样又怕肚皮压着孩子,想侧身又不敢,越想越多,脑海中忽然闪过白花花的色。

她右手食指和中指走小步子到摄政王身边,捏住那人袖子,道:“那这个孩子是在宫里怀上的,那以后我们……我们还洞房了,孩子会不会有事?”

已经睡着了的李顾睁开眼,翻身看着黑暗中正君的轮廓,没说话。

赵尘星接着道:“我今日还跑了,孩子会不会掉到下面来了,会不会……”声音变得惊恐万分,“要没了……王爷。”

李顾冷淡开口:“不会,太医不是说很好?孩子没事,你别多想。快过年了,你还是好好想想要怎么向董公说不去西南的事情。”

对了,她还要去西南,都已经和董公说了。

而现在揣了个小的,摄政王一定不会让她去。

赵尘星握紧了摄政王的袖子,仰翻脖子看他,道:“那我和他说不去了?”

李顾扯了扯身后垂着的被子,将其压到后背,躺下后将赵尘星揽过来靠着肩膀。

他道:“不必,今日收到西南的奏疏,那边今冬大雪产生民乱,且要闹一会儿。集思院的事情先跳过。”

“嗯。”赵尘星往后挪,防止摄政王硌着孩子,可摄政王追了过来,定要与她贴着睡。她有些急躁,把双手搭在摄政王肩膀上,却不敢推,只僵硬着不让他再过来。

李顾闷笑。

赵尘星急道:“这样会不会挤到孩子啊?”

李顾也不知道,但听先帝说,他母后怀他时,两人就是睡在一起的。

陆守正也没特意嘱咐,那应该是可以的吧。

李顾道:“你这样小心,明日会不会不敢走路了?”

方才从春林桃园到桃棠院,这人走得魂不守舍,若是注意力还在会怎么走呢?

李顾想了想,实在想不出来,放弃了。

他搂抱住赵尘星,放柔声音道:“你看别的坤泽,那些坤泽有孕了能吃能走能挤人,你不用太担心。若还是担心,就仔细些留意些,做什么都慢慢来,下台阶都要找准步子。”

那好吧,赵尘星翻身背对摄政王,不让他碰着肚子。

第二天起来,赵尘星一睁眼就先摸孩子,然后轻缓地揭过被子,小幅度挪到床边。

她没敢弯腰,随意趿拉上鞋,等采薇进来帮她穿。

采薇没见过有身孕的人,举止也是如履薄冰蹑手蹑脚,两人穿个衣服耗了半晌,才挪着步子去春林桃园。

李顾就在春林桃园窗边看她们的动作,他曾经听他母后说过一种动物,叫企鹅,走路时展开手,一摇一摇的,脚不敢合拢,木板一样移动,左边前进一步,右边又前进一步。

看了两眼,李顾转动轮椅行到桌边等。

不一会儿,赵尘星带着风雪进门。

摄政王一日万机,自然不会有多少闲散时间,往常赵尘星起床都看不见人,今日迎面撞上了便有些不适应。

她蹭过去,见礼坐下,捧住粥碗。

李顾看她,道:“怎么不喝?”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欠金三两
原名《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预收《不要靠近师尊》女师男徒重生文《论如何迫害大师兄》疯批圣父男主《是妖怪就不可以吗》收下各种男配妖怪《你有白孔雀吗》性格古怪白孔雀追不到的火葬场——本文文案李弱水穿书了,系统要她攻略那个温柔贴心、笑如春风的男配路之遥。她做好了准备正要开始演戏时,猝不及防被这位温柔男配用剑指着。李弱水:?他慢慢凑近,唇角带笑、语气兴奋:你是如何知晓我名字的?看着他袍角的血,她觉得有必
言情连载72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
重生到我爸当渣男那年

重生到我爸当渣男那年

梨橙橙
一朝重生,林望野来到了自己尚未出生的二十年前。小少爷受不了落魄街头这个委屈,绝境中灵机一动。去找我18岁的富二代爹继续啃老!抱着美好幻想,林望野去学校打听,最后来到一家黑网吧,他爹正指着等待复活的黑白界面破口大骂。林望野看不下去,把他爹从沙发上薅起来自己坐下,手起刀落秀翻全场。他爹:失散多年的野爹!我是废物带带我!林望野:……?就这样,林望野和他爹林深认识了。一时之间,他竟然分不清“他爸叫他爹”和
言情连载6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