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明在口袋里摸了一圈,他的口袋里除了打火机就是烟,哪有什么创可贴。

他从口袋里把烟给抽出来一根,把烟给拨开拿出里面的烟丝,“过来,我给你敷一下。”

季扬看了一眼魏明手上的烟丝很是嫌弃,“不要,脏死了。”

“嘿,你这小屁孩,就你事多。”这烟丝止血是土方法,他小时候就经常用,这小屁孩还嫌脏,在说了就那屁大点伤口搞得跟大出血似的。

季扬就是觉得疼,他举着手指头放在嘴巴里嘬了嘬,魏明看得眼睛睁大,行吧。

季扬手指头被他嘬得都是口水,伤口算是被他舔干净了,魏明不知怎么觉得有点怪异,眼睛盯着小少爷的嘴唇看,小少爷的嘴唇跟山上的桃花似的,魏明觉得低咳一声挪开了目光。

“行了,去一边坐着玩去吧,干完就回家。”

季扬挪到了一边的树下坐着,天气越来越热了,他今天穿着长袖都觉得有点热,阳光下的魏明更是热的背心都湿了,浑身看起来汗津津的,正举着个锤子钉木板。

季扬坐了一会儿就坐不住了,“魏明,我要喝水。”

“往前走找人要去。”

小少爷往那一坐不动,没一会儿又开始喊,“魏明,魏明,我要吃东西。”

“没有。”

“魏明,魏明,我好热。”

魏明把手上的锤子给放在了地上,他怎么跟带着个没断奶的娃似的,这活还没干完,小少爷就在旁边跟叫魂似的叫他。

魏明一走,季扬也赶紧跟了上来,“在那等着去。”

“不要,热。”

魏明拿他没办法,这现在快十一点了太阳正大,小少爷被太阳晒得小脸红扑扑的,啧,真的是娇贵,一点太阳都晒不得。

“行了,回家,剩下的我下午自己过来干。”

魏明长腿一跨坐在上了摩托车,季扬赶紧坐了上去,细嫩的胳膊一伸搂住了魏明的腰,魏明开着机车走了,季扬看着往后倒退的风景,“我们不是回家吗?”

“祖宗先给你找水喝。”

季扬嘿嘿了两声,其实魏明还挺好的。

魏明开了十来分钟就在一个山间的小木屋停了下来,他推开门从里面拿出一瓶矿泉水丢了过去,季扬接了过来,手里拿着水在小木屋看了起来。

里面就有一张休息的床和几个凳子,还有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里面有生活过得痕迹。

季扬走了出来,门口魏明正打开水龙头捧起凉水往脸上扑,洗好之后拉起自己的衣服就擦了把脸,八块腹肌全都露了出来。

季扬眼睛盯着人家的腹肌看,挺好看的。

魏明脸上的水顺着锋利的下颌线流了下来,对面的小少爷又在发呆,他发现小少爷这两天总是时不时地发呆,这是什么毛病?

“不是嚷着要喝水,喝呀。”

季扬拿着手上得矿泉水走了过来,他朝魏明露出了小虎牙,“你帮我开开。”

“自己开,没长手呀。”

魏明不想惯着他,一瓶矿泉水都要拿过来给自己开,什么臭毛病。

“你帮我用腹肌开,我想看。”

魏明被小少爷的奇思妙想给震惊了,“你在说什么?”

季扬嘿嘿嘿拉开了自己的衣服,“我都没有腹肌,我看人家能用腹肌开瓶盖,没见过,你给我开个呗。”

小少爷的肚子白皙一片,小腰细得魏明觉得自己一只手就能握住,肚子上软乎乎的,覆着一层薄薄的肌肉,魏明挪开了眼睛,伸手就给了小少爷一个脑瓜崩,“和谁学的乱七八糟的。”

季扬捂着脑门蹦到了一边,反正以后都是他的,他提前用用怎么了。

季扬嗯了一声把矿泉水举了过去,“我手受伤了,你给我开。”

魏明冷笑一声接了过来,“惯得你。”

但手下还是帮小少爷给拧开了瓶盖递了过去。

季扬喜滋滋地喝上了水,他不就是提前给自己谋点福利吗,怎么了,真是的。

季扬回家后就抱着自己的小二哈一顿贴贴,“宝,你是不是饿了,爸爸给你泡狗粮吃。”

季扬拿出小二哈的碗在里面倒了羊奶和狗粮,旁边的边牧过来闻了闻被季扬给推开了,“你不能吃,这是个小孩子吃的。”

边牧朝着季扬汪汪叫了两声,季扬揉了一把它的狗头,揪着黑豆悄咪咪地和他说话,“等我啃上了你爹,你就是我的好大儿了。”

黑豆摇摇头把季扬的手给甩了下来,季扬嘿嘿笑了两声,把给小二哈买的零食拆了一包给黑豆吃,黑豆这才让他摸了两把。

下午魏明在去干活的时候就没有喊季扬,他三点多出去的时候,季扬还裹着被子呼呼在睡觉呢。

季扬又在家休息了一天,第二天就被魏明拎着给送到了山顶的餐馆那,魏明把季扬给送了过来就准备走了,“好好干,下班的时候过来接你。”

季扬下手揪住了魏明的衣服,魏明扭头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我怕我干不好。”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长岛中文网【cdzww.com】第一时间更新《嫁给农场主》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天机之合

天机之合

西朝
【文案已到】【晚9点更】太史令沈逍,出身尊贵,清冷孤傲,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执掌帝京神宫,上勘天机,下断迷案,被世人称为“一语千金”。万事顺遂的人生里,唯一的不幸,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天定”的姻缘,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和她那些鸡犬升天、趋炎附势的家人,就不觉暗自冷笑。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姻缘是不是“天定”,还不是由
言情连载19万字
从龙族开始的技能抽取

从龙族开始的技能抽取

食草凯门鳄
一次意外,郑曙获得了可以穿越世界的金手指,而且每到一个新世界都能抽取一个新的技能。【已成功穿越世界】【开始抽取技能】【抽取中……】【恭喜获得技能:方便的方便面】【技能抽取完毕,请努力探索新世界】【祝您探索愉快】方便的方便面:使用者可以随时召唤当前所在世界常规概念中的方便面。郑曙:“???”“等会儿!这也能算技能!?”已结束世界:龙族,神代型月进行中世界:一人之下
言情连载348万字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东门饕宴
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唐楸并没......
言情连载213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言情连载15万字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有花在野
【第一卷·末日将至·完】【防盗70%,有事会请假。】-本文文案-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听说,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堪称梦中情工。只不过……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进入消失的一号线,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长着鱼头的鱼人
言情连载279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