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水猛烈地敲打着枝叶,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宛如天神的怒吼。泥泞的小路几乎无法辨认,时安一个踉跄,脚下一滑,重重地摔倒在泥坑内。

他浑身湿透,泥水混合着雨水,将他整个人浸透。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身体却像是被无形的力量束缚住,无法动弹。泥坑里的泥浆黏稠而冰冷,仿佛要将他吞噬。

时安心中涌起一股绝望。他好累,苏瑞怎么还不回信息,如何苏瑞不来怎么办?他该怎么离开这片林子,要是他出不去怎么办?无数种想法在他脑子中回荡,促使他眼皮越发重。他觉得自己仿佛被困在这片无边无际的丛林之中,永远也走不出去。雨水打在他的脸上,顺着他的脸颊流下,与泪水混为一体。

就在他觉得自己即将放弃的时候,恍惚间,他看见了一只红色的身影停在他眼前,是一只小鸟羽毛鲜艳而细腻,双翅轻轻扇动。

“怎么会有鸟?我是饿晕了吗?那也应该是烤□□?这鸟都不够吃。”时安趴在泥坑里,喃喃自语。

小鸟在时安面前,它的眼睛一闪一闪,他轻啄时安额头。“你要跟我说什么?”时安费尽力气爬起来,靠在树根下。

小鸟往前飞几步,然后回头看向时安,似乎是在示意对方跟自己走。

“你是要带我离开吗?”

小鸟点头,飞回来又飞出去。

时安咬紧牙关,用尽全身力气,终于从泥坑中站了起来。他跟着下鸟,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走去。

就这样,一鸟一人,在暴雨中艰难前行。

--

雨夜,雷鸣如鼓,一道道闪电撕裂天际,将黑暗的天空映得苍白。乡间小道上,一辆悬浮车孤独地停靠在路边,车窗上的雨滴汇聚成流,滑落而下。

车内,苏瑞眉头紧锁,眼神焦急地盯着手中的终端。信号灯闪烁不定,最终归于沉寂,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他抬头望向窗外,雨幕中隐约可见远处的山峦和摇曳的灌木丛,心中不禁涌起一股不安。

突然,灌木丛中传来一阵微弱的响动,苏瑞的神经瞬间紧绷。只见一个身影缓缓从灌木丛中走出,浑身泥泞,一身黑衣被雨水打湿,紧紧贴在身上。他的步伐蹒跚,一瘸一拐地向前挪动。

苏瑞见状,急忙推开车门,冲入雨中。他快速来到时安身边,只见他脸色苍白,嘴角挂着血迹,神情恍惚。

“你怎么样?快上车!”苏瑞急切地说道,伸手去扶少年。

少年微微抬头,眼中微微回神:“你怎么在这?”

苏瑞将人扶进车内,浑身滚烫,这完全是烧糊涂了。

“上车”

“嗯”时安应答一声,整个人随即瘫软在地。

苏瑞将车辆停在别墅门口,转头看向时安再次确认:“时安你这伤势,还是去医院吧。”

“不能去”时安眉头微拧,双目紧闭,好似陷入昏迷但仍拒绝去医院。

苏瑞犹豫,他看出时安身上的伤口不对劲,皮肤下面还有金红色的细纹,潜意识告诉他不能去医院,应该听从时安的意见。

还有时安的头发。

他抬眸看一眼时安肩膀正在流血的伤口,伤口中心是一个圆形的穿孔,直径大约三四厘米,边缘的皮肤被撕裂开来,显得粗糙而不规则。

伤口周围的皮肤呈现出青紫色,这是皮下淤血的表现。伤口内部的肌肉和血管已经受到损伤,呈现出一种模糊的、血肉交织的状态。血液从伤口中渗出,已经凝固成暗红色的血块,附着在伤口的边缘和周围的皮肤上。

好像是被什么贯穿。

就在苏瑞犹豫时,车窗被敲响,是穿着一身校服的许诺,撑着一把雨伞,另外一只手上还拿着一个背包。

“你怎么在这”苏瑞降下一半车窗不解问道。

许诺将手里背包提了提说道:“苏少,你落在训练场的背包”他笑盈盈看着苏瑞,眼光却看向副驾驶。

苏瑞似有察觉,侧身挡过他的目光,将车窗完全降下,伸手将背包拿过来:“好了,谢谢,可以离开了。”

“时安怎么在这?”许诺试探性问道。

苏瑞微微眯眼,没有说话。

许诺脸色僵硬解释道:“我看见他校服了。”

苏瑞显然没有接受许诺的说辞,面色不悦:“嗯,你还有事吗?”

许诺踌躇几秒“那我先走了”

看着人离开,苏瑞才推开车门,下车将副驾驶的时安搀扶进别墅。将人放在床上,他伸手要去解时安的衣服,伸出去又缩回来,在床边来回踱步。

倒不是不好意思,而是他看着对方血汪汪的伤口,他不会处理啊。先去拿医疗箱,对。心里拿下主意,苏瑞快步离开房间,返回客房翻找医疗箱,十分钟后,看着一地狼藉,怎么会没有呢。

别墅大门重新打开,苏瑞撑着雨伞出门,刚出大门碰见提着袋子的许诺。

“你怎么还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长岛中文网【cdzww.com】第一时间更新《他又被迫流浪了[星际]》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大国崛起1980

大国崛起1980

大江流
【安利完结文《大国制造1980》】【每晚9点更新】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锅炉》上,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设计落后,水平低劣,质量堪忧,服务差劲,在业内成了著名“臭老鼠”!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谁能解决问题,谁来当厂长!许如意:我能啊。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从臭老鼠成为
言情连载36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天机之合

天机之合

西朝
【文案已到】【晚9点更】太史令沈逍,出身尊贵,清冷孤傲,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执掌帝京神宫,上勘天机,下断迷案,被世人称为“一语千金”。万事顺遂的人生里,唯一的不幸,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天定”的姻缘,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和她那些鸡犬升天、趋炎附势的家人,就不觉暗自冷笑。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姻缘是不是“天定”,还不是由
言情连载19万字